腾讯视频免费斗地主下载安装:如何欺骗上家

    作者:admin    发布时间:2020-08-13 17:00    浏览:

    [返回]

    钉下家是防守措施,但也应寓攻于守。

    而骗上家却正好相反。

    所谓“骗上家”,就是设法叫上家打你想吃或碰的牌。

    因为,每一个麻将入局者都有钉下家的想法,在这种情况下,为求迅速进张,就要采取对抗措施,也就是采用骗上家的技巧。

    骗上家是进攻措施,但上好的骗上家的办法是寓守于攻。

    骗上家有一个先决条件,即有需要迅速进张的搭子。

    倘若没有这个条件,就不必有骗上家的念头。

    为使读者容易明白起见,下面用例子加以解释。

    并在例后讲述骗上家的诀窍。

    例一:

    在牌竖起的时候,自己的牌已有五搭,甚至于内中有对有搭,只要有进张,便可和出,不必再兜搭了。

    这种情形当然是合乎取攻势的,你就应该先打与搭子相近的牌,例如:

    (一)有中风一对,打发、白或坐风。

    这个办法有人认为不对,理由是:你打了“发”,人家也跟着打“发”,反将“中”留下来而不打。

    这个理由是相当合理的;但是,倘若你有中风一对,同时有发、白而不打,则人家也许亦有中、发、白三张孤张,你不打,他便决计不打;等你打了两张,他便以为无所谓了,跟着把留的一张打出——这是一种看法;或者人家有白板一对及一张中风,你打白板,他一碰后,便打中风——这也是一种很容易出现的可能性,如此说来,双方俱有理由。

    我们认为:有中风对而是否打发、白的问题,要视情况而定。

    倘若你已经连过一庄,当有中风对时,便应先打发、白,以引诱别人打中风,否则人家小心翼翼,便不大肯打。

    或者是刚和出过混一色的三番之后(不论是任何人和出的),倘若你有中风对,便应该打发或白,以为鼓励。

    一般人的心理,有中风一对,便不肯打发、白,以为我既有中风,发、白也恐怕会来的;也就是有了一番便想两番。

    一般人既有这种心理,你就应该有“骗”人家上当的办法。

    倘若同入局者的牌气多为不肯打中、发、白,而你什么软件斗地主玩钱自己有对时,便应设法骗他们打出来;需知道,一般的打麻将者都有“急则放”的毛病,在搭子舒齐的时候,已可听张的时候,便忍不住会将中、发、白打出来(因为他的发、白随着你打出了,牌便容易上张)。

    这类例子,在做庄的时候,曾连庄一次,有东风一对时,必应先打中、发、白,是经常可见的。

    (二)索子的搭子多时应先打索子的孤张,这样会使人家有一个印象——“你不要索子”。

    所以,上家在熟张打完之后,便先打索子,从而落入你的圈套。

    筒、万亦相仿。

    需记牢这是在牌竖起的时候骗人家的方法和诀窍,随后你就应该采用下列的例子中提供的办法。

    例二:

    在牌的轮廓已形成时,你应该稍为蚀搭而打。

    所谓牌的轮廓已形成,是指一副牌的最后和出的方法已经决定了。

    例如一副平和,再一吃进便可听张的时候。

    或者是一副一色,搭子已齐的时候。

    所谓蚀搭,是指一种牌的组合是由三张以上的牌所组成的,打去一张,使进张的范围缩少。

    例如有五、六、六万,打六万当然少去两张六万的进张,然而为骗上家起见,完成平和的计划,不妨先打六万,而留一张毫无用处的孤张;因为这样可使上家打出六万旁边的牌,也许是一张四万或七万,因为你打六万时显然尚未听张,他便不必多留四、七万了。

    这种办法时常见效,尤其是牌的轮廓早已完成的时候。

    在做一色时,也很有效验。

    需记牢:为求多一二张进张,时常会把时机错过,造成听张太迟,或来不及和出了。

    例三:

    故意做出某种姿态,以造成上家的错觉。

    比如你明明只要万子,但上家打一张三筒。

    你却故意把手中的牌排一排,做出想吃进三筒的模样。

    这种做法是合法的,倘若不是虚虚实实,便决难引诱上家上当。

    我们以为,打牌时的神情做作不宜过分,最适宜的方法是动作镇静,上家打一张你要吃的牌时,不妨慢一些将牌吃进,以防人家碰去;因为你若JJ斗地主十周年版下载一动又被人碰去,你需要的牌便被人家扣住了。

    例四:

    凡是边张搭子已成为上好的搭子时,切忌打幺、九。

    边张搭子在牌竖起的时候是最劣的搭子,但在打牌的过程中,有时却会变为最上乘的搭子。

    比如你有边七万的搭子,后来有人把六万一碰,那边七万便成了好搭,极容易进张,在这种情形下,倘若抓进一张六万(习惯上,一般的人多打九万),你应该打六万,而且要毫不迟疑地打。

    理由是六万为现熟张,更重要的是

    使上家认为,你必不要七万。

    有人也许要反对,因为留六万可使该搭变为嵌七万搭子,如有五万进张,则成四、七万搭子了。

    这种看法是迷信自摸,因为你先打九万,再换出八万时,人家不但不打七万,连四万亦视为禁牌了。

    上面已经举过不少的例子,骗上家,事实上,也是骗其他三家,在听张的时候更为明显。

    这一点是随时要想到的。

    然而最要紧的一点是:骗上家时要寓守于攻。

    换一句话说,不能只顾自己的进张,而忽略了其他三家的牌。

    倘若只求骗上家,而让人家比你先听张,这便是愚蠢的行为。

    所以,骗上家的实施是有限制的。

    读者不要因读了这一节,就不论在任何情形下,都以骗上家为策略,这样便未有不败的;因为,你自己时常蚀搭,而人家迅速上张,岂非自讨苦吃。

    要明白:骗上家是一种含有冒险性的行为,在实施之前一定要考虑到全副牌(指四家)的形势,是否是自己的牌居于攻势,尤其应该注意的是下家的牌是否散漫。

    这里还有一个问题值得讨论——那就是在听张的时候,抓进一张牌与所听之张有关,是否应该换一张打。

    对这个问题先初步解释一下:

    凡所抓进的牌并不能使听张的牌数增加或改善,可不必换,以愈打得快愈好。

    凡所改换的张子与打出的牌不相关连,比如本来听二、五万,换一张后改听一、四筒,则可视情形而更换。

    这些是简单的,困难的情形则如下列两例:

    (一)本来听二、五筒,抓进一张七筒(或任何其他进张),可听二、五、八筒,是否应换一张四筒打出去?

    (二)一副清一色,已两搭吃出,情况相当暴露,听嵌八筒,抓进一张六筒,应否改打九筒?

    或类似这一类的情形,如本来听五筒对碰,抓进一张六筒,应否改换等(这当然指情势严重者而言,别人不甚注意的牌,当然改换)。

    我们以为应付这种情形最妥当的办法是“未雨绸缪”。

    就是做到心中有数,将可能改动的那张牌预先放在手边,一抓进心中所料到的进张时,很自然地把手边的牌打出,使人家不起疑心。

    这样一来,可使进张完全不吃亏,而人家未必即对此牌的左右牌起疑,而下“戒严令”。

    倘若牌面的情形已经相当吃紧,那就以即打来牌为宜,情愿吃亏,而不愿使人家确定你所听之张;因为一经被人确定,是万无“生”理的。

    搜索